>>  权威观点 > 专家评论
专家评论
专题研究

刘慧:湄公河地区需要携手应对干旱

要点:泰国和湄公河地区其他国家在过去50年经历了越来越严重的干旱。应对当前危机,不仅需要长期规划,而且需要区域合作。 

干旱,继洪水和暴风雨之后,是全球影响最大的自然灾害。根据国际灾害数据库(International Disaster Database)信息,2018年16%的受灾人口是由干旱导致的。在过去几十年,澜沧江-湄公河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干旱事件,对农业、渔业、生产和生活产生巨大影响。 

澜沧江-湄公河地区和全球其他地方一样,正经历着不断升高的气温。根据1月至3月的地表温度数据,2019年是过去170年中排名高温第三位的年份。根据WMO发布的消息,地球刚刚经历了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六月。澜沧江-湄公河地区的气温较历史平均偏高1摄氏度。 

当伴随高温发生强厄尔尼诺或弱西南季风,该地区将发生持久的严重干旱,如2016年的全流域特大干旱和今年持久的严重干旱。 

更热的时代 

根据气象数据,2019年1月至7月中旬,澜沧江流域的降雨偏少42%。6月份以来,湄公河委员会秘书处(MRCS)在水情周报中也报道了雨季初期的降雨偏少现象。 

根据2019年1月至6月的干旱指标(SPEI),澜沧江-湄公河地区均发生了干旱。澜沧江流域自3月份以来旱情加重,5月份最严重;湄公河流域中部(泰国及老挝、柬埔寨部分地区)自年初以来旱情一致维持在中等到严重干旱;湄公河三角洲的干旱主要发生在2月到4月,5月份旱情结束。 

澜沧江干流的水库在2018年雨季拦蓄了部分洪水,在2019年1月到6月增加下泄对湄公河进行补水,水库的水位逐渐回落,并于7月初降至死水位。考虑到已不具备“补枯”能力,景洪水库决定于7月5日至19日进行常规检修,并在此期间维持合理的下泄流量。上述检修期间的调度信息,中国水利部于7月3日提前告知了湄公河国家和MRCS。MRCS也于当日及时在其官网上发布了相关信息,标题为“来自中方景洪电站的流量将出现波动,但预期影响不大”。 

近日,关于今年旱情的报道逐渐增多,引起了从农民到政府高层的关注。根据柬埔寨日报(Cambodia Daily)2019年7月20日的报道,柬埔寨大范围的干旱引起洞里萨湖支流干涸,对马德望省农民和渔民造成损失。自从4月份以来,该地区村民已无法捕鱼,面临食物短缺,并已请求政府紧急援助。泰国总理Prayut Chan-o-cha 2019年7月24日表示,泰国的旱情非常严重,政府请求中国、老挝和缅甸下泄更多的水进入河道,帮助缓解泰国旱情。 

基于对澜沧江-湄公河地区干旱的观察和研究,我想借此机会和沿岸利益相关者、决策者分享我的发现和建议,目的是为了提高我们携手应对干旱的能力,使澜沧江-湄公河流域更加安全。 

发现 

(1)气象干旱分析结果表明,过去近半个世纪以来,泰国东北部、柬埔寨大部及缅甸等国家地区的干旱强度呈增强趋势,尤其在泰国东北部的部分地区;在流域大部分地区,因降雨偏少而发生气象干旱的频率接近25%,尤以泰国东北部和柬埔寨最为频繁;而下游的柬埔寨和越南三角洲地区易发生重特大干旱灾害。分析典型干旱事件的成因发现,厄尔尼诺等大气-海洋环流系统异常导致的降雨异常偏少(较历史同期水平)是湄公河流域干旱形成的主要原因。 

(2)由于国家经济支撑能力和水利工程发展不同,各国的抗旱能力有所差异。其中,柬埔寨灌区分布不均,不同地区间的抗旱的能力存在差异。老挝目前的灌溉工程数量和灌区规模相对较小,抗旱能力略显不足。越南和泰国目前已建成相对高密度、大规模的灌溉工程和灌区网,预期为开展抗旱提供更可靠的工程保障。 

建议 

(1)挖掘潜力,提高各国应对自然灾害能力。 

湄公河流域国家均建立了抗旱组织体系,以应对干旱。虽然国家抗旱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显著相关性,但是全流域对于提高抗旱工程措施水平的共识也非常重要。从工程角度看,虽然泰国和越南的抗旱措施较充分,但是应对严重干旱的工程措施似乎仍需完善。 

(2)统筹协调,从流域视角提升减灾能力。 

虽然澜沧江干流水库通过调蓄能力发挥了“补水”作用,2019年1月至6月通过水库下泄进入湄公河的流量比同期天然径流量多140%,但是湄公河干流下游河段的水文站仍出现了低水位现象。这是因为澜沧江雨季和枯季的径流量仅占澜沧江-湄公河全流域径流量的20%和11%,当全流域干旱发生时,需要从全流域的角度采取更多的措施。建议湄公河支流在水资源调控方面应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另外,湄公河流域内已建水库库容超过200亿m3,建议深入研究这些水库在各国及全流域抗旱中可能发挥的积极作用。建议深入分析抗旱工程在发挥缓解当地灾情作用的同时,对下游区域或国家的水灾害的影响,为开展流域统筹协调奠定基础。 

(3)提升流域合作,充分利用区域合作机制。 

在澜沧江-湄公河地区的诸多合作机制(MRC, GMS, Golden Quadrangle Program等)中,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LMC)是澜湄六国于2016年共同建立的,为全流域开展对话和合作提供了新的平台。水资源是LMC机制的五个优先领域之一。由六国相关机构组成的澜湄水资源合作联合工作组,和在北京成立的澜湄水资源合作中心,标志着澜湄水资源合作机制的建立。建议在LMC机制下开展如下合作:通过澜湄水资源合作联合工作组,加强信息共享、共商对策;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气候变化影响及应对措施研究;全流域水库联合调度研究,以充分发挥调蓄功能应对自然灾害。


作者简介:


刘慧,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博士,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刘慧博士是“湄公河流域防洪抗旱联合评估(一期)”项目的负责人,该项目由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六个成员国专家于 2018 年共同实施。她也是与湄公河委员会、国际水管理研究院开展的联合研究项目“澜沧江梯级水库对下游极端事件的水文影响”的核心专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