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权威观点 > 专题研究
专家评论
专题研究

湄公河流域防洪抗旱联合评估报告(一期)

本报告是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的成果。澜湄基金支持六个成员国共同关心的澜沧江-湄公河流域的防洪抗旱工作。本报告汇总了有关该地区洪水和干旱的相关资源和材料,并进行了分析和建模,以便所有成员国和更广泛的人群都能从中受益。 

受热带季风,台风,气候变化和厄尔尼诺现象的影响,湄公河流域国家经常遭受不同程度的洪灾或旱灾。有效地预防和应对洪旱灾害事关社会经济发展和民生福祉,也是所有国家共同面临的挑战。中方认识到,与流域所有国家共同开展洪旱管理综合评估,是认识湄公河流域洪旱形势,增进互信,消除疑虑,应对洪旱灾害和共同建立睦邻友好国际关系的重要举措。因此,中方牵头申请由澜湄基金支持的“湄公河流域防洪抗旱联合评估(一期)”项目。该项目将在水资源领域,特别是在防灾减灾方面进行交流与合作,对于造福澜湄国家人民,促进地区持续稳定,共同繁荣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该项目贯彻落实了澜湄合作第二次领导人会议精神和澜湄水资源合作联合工作组达成的共识,积极推动澜湄合作早期收获项目的实施,加深对湄公河洪旱灾害特点和现状的认识,分享防灾减灾技术和经验,促进各国携手应对洪水和干旱的风险与挑战。 

在澜湄水资源合作联合工作组的指导下,在澜湄合作所有成员国的专家的共同努力下,联合评估专家组最终形成了研究报告,并在2019年进行共享和发布。研究报告经进一步完善后,于2020年由Springer出版社正式出版。 

该研究得到的主要结论包括: 

成因 

(1)湄公河流域受地形特征和西南季风、热带气旋综合影响,形成了由西向东降雨递增的水资源空间分布特征,以及空间异质性的洪旱特征。 

(2)湄公河地区的洪水通常由热带风暴和西南季风带来的强降雨导致。干旱主要由高温少雨引起,部分极端干旱伴随强厄尔尼诺现象。三角洲地区的淡水短缺是由强潮汐、降雨偏少、上游来水少等复杂原因共同导致的。 

洪水 

(3)洪灾是威胁湄公河流域国家的主要自然灾害形式。洪灾引起流域死亡人口数量较高,其中柬埔寨和越南九龙三角洲死亡人口占比最多,泰国东北部和老挝占比相对较少。洪灾对农业的影响显著,从受影响农业的地区分布看,柬埔寨、越南九龙三角洲和泰国东北部灌区是主要受影响区域。从洪灾引起流域各国经济损失地区看,柬埔寨洪水损失数额最大,其次为泰国和越南,老挝损失最少。 

(4)湄公河流域的洪水分为两类。对于河道洪水,可以通过预报预警等措施进行防御,从而减少损失。对于山洪,通常是局地的和较难预报的,加强相关监测和预警系统建设、开展应急抢险和救援对地方主管部门而言十分重要。 

(5)基于1985-2016年洪峰资料分析,湄公河上游段(清盛、琅勃拉邦、廊开)的最大洪峰发生在2002年和2008年,峰值约20000m³每秒;中游段的典型洪水年包括1991、1996、1997、2000、2001和2011年,上丁站最大洪峰70000m³每秒。 

(6)通过分析湄公河干流沿程洪量和洪水期历时,湄公河干流从上游到下游沿程呈增加趋势,清盛和上丁站的洪量分别为540亿m³和3060亿m³。洪水期历时的年际波动和空间波动均显著,平均历时约128-135天。 

(7)通过对2000年内洪水演进分析,湄公河干流洪峰从清盛站到达桔井站约需14-15天。通过分析大洪水的区间组成,濛河、色公河、南俄河对上丁洪量的贡献率分别为15.9%、8.6%和6.0%。廊开-那空帕农、巴色-上丁、那空帕农-巴色区间的贡献率分别为25.0%、21.3%和19.6%。 

(8)湄公河流域各国的防洪工程体系较薄弱。虽然沿岸大城市多有护岸工程,但大部分河段难以抵御湄公河高水位的洪水影响。流域内大型水库少,除老挝外,其他国家流域内的人均库容指数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且现有水库基本不设定防洪调度目标,难以发挥削峰错峰作用。柬埔寨境内的湄公河干流洪泛区和洞里萨湖是流域自然形成的位置和容量最为合适的蓄滞洪区,该蓄滞洪区对于保证湄公河三角洲的防洪安全具有重要的作用。 

干旱 

(9)旱灾影响范围广、持续时间长、经济损失巨大。与洪灾相比,旱灾发生次数不多,但造成损失巨大,且总损失呈显著增加趋势。从旱灾损失空间分布看,泰国东北部、柬埔寨和越南旱灾损失较高,老挝干旱损失相对较低。 

(10)流域气象干旱分析结果表明,过去近半个世纪以来,泰国东北部、柬埔寨大部及缅甸等国家地区的干旱强度呈增强趋势,尤其在泰国东北部的部分地区;在流域大部分地区,因降雨偏少而发生气象干旱的频率接近25%,尤以泰国东北部和柬埔寨最为频繁;而下游的柬埔寨和越南三角洲地区易发生重特大干旱灾害。流域水文干旱分析结果表明,2005年以后清盛站和穆达汉站未发生明显干旱;而下游上丁站在2010年和2016年均发生了较严重的干旱(SRI接近-2)。分析典型干旱事件的成因发现,厄尔尼诺等大气-海洋环流系统异常导致的降雨异常偏少(较历史同期水平)是湄公河流域干旱形成的主要原因。 

(11)由于国家经济支撑能力和水利工程发展不同,各国的抗旱能力有所差异。其中,越南和泰国目前已建成高密度、大规模的灌溉工程和灌区网,为开展抗旱提供了可靠的工程保障。柬埔寨灌区分布不均,不同地区间的抗旱的能力存在差异。老挝目前的灌溉工程数量和灌区规模相对较小,抗旱能力略显不足。 

管理 

(12)湄公河流域各国均建立了各自的防灾减灾组织体系,覆盖从国家到省、市、乡村等不同层级的防灾减灾部门。在湄公河委员会的组织协调下,流域各国对湄公河干流的水情进行了较好的监测、预报和预警。但各国均没有专门的防洪部门,难以进行统一的防洪指挥、调度、决策。在流域层面上,目前对于抗旱应急用水各国仍处于优先满足自身需求的状态。虽然流域内国家间有联合抗旱的合作,但还未基于全流域角度开展水资源的科学调配和管理。 

(13)携手应对洪旱灾害已成为流域各国的共识,共同努力为从全流域视角统筹协调应对洪旱灾害提供了新的契机。各国在建设本国防洪抗旱体系的同时,积极开展信息共享、技术交流和援助等国际合作,共同解决流域洪旱问题。从湄公河委员会的成立到澜湄水资源合作机制的建立,流域防洪抗旱合作的平台日趋丰富和广阔。 

该研究提出了如下建议: 

(1)挖掘潜力,提高各国应对自然灾害能力。 

湄公河流域国家均建立了防洪抗旱组织体系,以应对洪旱灾害。虽然国家防洪抗旱能力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有显著相关性,但是全流域对于提高防洪抗旱工程措施水平的共识也非常重要。从工程角度看,泰国和越南的抗旱措施较充分,老挝已建在建和规划水库较多,柬埔寨的抗旱潜力有待挖掘和开发。 

(2)统筹协调,从流域视角提升减灾能力。 

湄公河流域内已建水库库容超过200亿m³,建议深入研究这些水库在各国及全流域防洪抗旱中可能发挥的积极作用。建议深入分析防汛抗旱工程在发挥缓解当地灾情的同时,对下游区域或国家的水灾害的影响,为开展流域统筹协调奠定基础。 

(3)加强合作,开展技术交流和机制建设。 

“同饮一江水,命运紧相连”。澜湄合作机制的建立,为六国深入交流和分享水资源管理经验,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挑战提供了新的平台。除了现有双边合作和对话合作机制外,建议六国在澜湄合作机制下加强防洪抗旱方面的技术交流和合作,研究建立全流域防洪抗旱协调机制的可能性,共同致力于全流域的可持续发展和水资源公平合理利用。 

Joint Assessment Report Version 2.0-print_part1
Joint Assessment Report Version 2.0-print_part2
Joint Assessment Report Version 2.0-print_part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