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故事
水政策
水知识
水故事

湄公河:东南亚文明的摇篮

古都巴琅勃拉邦的摇篮 

在湄公河流域曾经形成了多个文明的重镇,成为社会、经济、文化、军事、宗教的中心,显示了它们在湄公河文明发展过程中的重要地位。老挝的琅勃拉邦、万象、柬埔寨的金边都是建立在湄公河畔过去的或是象征着首都。 

湄公河流淌过老挝境内广阔的土地,首能能够见证它对文明塑造作用的就是古都琅勃拉邦。 

琅勃拉邦位于湄公河与南康江汇合处平坦地带,地势开阔,平均海拔290米,四周围群山环抱,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建立城市的地点。更重要的是湄公河的流经与南康河的交汇形成了一个群山中平坦的河谷地带,不仅有风水宝地之相,同时也有军事防卫上的便利。因此在历史上这里曾是建立在湄公河流域的澜沧国(孟骚)、澜沧王国(南掌)、琅勃拉邦澜沧王国国都,1945至1975年间,老挝王国定都万象,这里仍然是老挝的王都之一。因此琅勃拉邦在它一千多年的历史上成为湄公河流域上一个重要的政治、经济、和佛教中心,在老挝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今天是琅勃拉邦省的首府。 

今天的琅勃拉邦仍然是一座保存完好、古朴、典雅幽静的小城市,面积只有10平方公里左右,人口约10万。由于它重要的历史以及今天仍保存完好的679座有保存价值的古老建筑物,1995年12月,琅勃拉邦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琅勃拉邦典型的传统象征之一是每天清晨仍然坚持着的僧人沿街化缘。到达琅勃拉邦的第一天清晨,上街去观看僧人沿街化缘和居民布施活动,几乎是第一个客人这一天的开始。清晨六点左右人们就来到街上等待,当地的善男信女们穿着传统的服装,准备好布施的食品,虽然有很多人在等候,但是街道上还是非常安静的,显示出人们发自内心的一种期待,一种心灵需要获得生华的期待。慢慢地,从远处排成长队的僧人们沿街走来,布施的人们将自己准备好的食品布施给僧人,人们通过这种方式为维持着佛教信仰的基本信念。参加这一活动,不论是信仰者还非信仰者,每个人都有诸多的感悟,这也是琅勃拉邦一种重要的魅力所在。 

作为一个有一千多年历史的都古,琅勃拉邦城众多的历史古迹见证了它曾经的辉煌,也是我们今天了解这个古城历史的重要途径。在琅勃拉邦,至今仍然保留着建于16世纪的佛教寺庙,著名的包括香通寺、维苏那拉特寺等。在这一些寺庙中,人们可以感受到琅勃拉邦作为老挝的佛教中心曾经的辉煌。象征着琅勃拉邦王权、今天作为博物馆的王宫建设于1904年,是老挝国王家族的住所,1975年老挝发生革命后,国王和家人被流放到了老挝北方,而这座王宫则被改建成了博物馆。今天在这座博物馆中展示琅勃拉邦皇家和民间收集到的大量珍贵文物,是琅勃拉邦历史的浓缩。皇宫建筑保存完好,金碧辉煌、高大宏伟,尽显琅勃拉邦作为都城的气派。

洞里萨湖的大湖生态系统 

当湄公河向南从老挝流入柬埔寨境内的时候,形成了一个湄公河河流域最重要的生态系统,也就是以洞里萨湖为中心的大湖生态系统。在当地语言中,洞里萨湖就是“大湖”的意思, 这个生态系统不仅包括了柬埔寨境内,也包括了老挝和泰国境内的一部分湄公河流域的平原地区,洞里萨湖所形成的生态系统对这一地区产生着重要的自然和社会环境影响。 

洞里萨湖是东南亚最大淡水湖,又称金边湖,位于中南半岛东南部,柬埔寨西部。它通过洞里萨河同湄公河相连,同时也有多条河流流入湄公河,是湄公河流域的天然蓄水池。在湄公河流域,洞里萨湖对于自然水生态系统的调节作用是最重要的,在每年12月到次年4月的枯水期,湖面长150公里,宽30公里,面积2,700~3,00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仅1米左右。每年雨季来临时,湄公河暴涨,河水经洞里萨河从湄公河倒灌入湖中,洞里萨湖湖面因此扩大到 16,000平方公里以上,从而减轻了湄公河下游的泛滥 。而当干季时,湄公河水位降低,湖水又倒灌入湄公河,补充了湄公河水量的不足,使湄公河形成了一个自然循环的生态系统。 

虽然说洞里萨湖的这种自然生态特征并不是为了人类而设计,但是它却直接间接地影响到了流域的人文状态,成为湄公河流域这一区域人类文明的重要支撑。 

靠近洞里萨湖的湄公河流域是古代高棉文明的摇篮,同时也哺育了洞里萨湖周边及湄公河下游的众多古老文明,养育了数以千万计的流域人口。人们正是利用了湄公河流域肥沃的土地,尤其是季节性的泛滥和退潮等自然规律来开展农业、渔业生产,使洞里萨湖周边成为东南亚重要的粮仓。每年洞里萨湖退潮之后,从水中露出的大量肥沃的土地都是当地人季节性进行农业生产的重要资源。种植水稻是这一地区的主要产业,考古学研究表明,依托于洞里萨湖季节性水环境变化,在吴哥文明时代人们就修建了很多水库和灌溉系统,使得这一地区种植水稻每年可以收获二季到三季,丰富的粮食收获,正是这里文明发展的重要支撑。正是有了丰富的粮食产出,古老的吴哥文明在湄公河畔成长起来,成为人类早期最伟大的文明之一。今天当我们来到暹粒的时候,仍然可以看到大量令人叹为观止吴哥文明的遗迹,站立在吴哥窟高处放眼望去,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大片农田,使我不得不赞叹洞里萨湖生态系统所造就的农业文明对发达的吴哥文明的哺育。没有洞里萨湖自然生态系统对水的调节,也就没有当地的农业文明,也就不可能产生古老的吴哥文明。 

时至今日,数百万洞里萨湖流域内的农民仍然依靠水稻种植维持生计,这里仍然是东南亚重要的粮仓之一,但是由于水环境的变化,目前农民每年只能种植一季水稻。因此洞里萨湖不仅在过去哺育的了古老的吴哥文明,今天仍然是当地生计的重要支撑,人们仍然依靠洞里萨湖的自然调节功能而获得生计。 

每当湖水泛滥的时候,这里又成为捕鱼的重要场所,成为洞里萨湖周边百万人的重要生计。洞里萨湖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水产品产地,每年产生的水产品大约40万吨,约有120万人以洞里萨湖为主要的生计来源,盐渍水产品是柬埔寨人重要的食品,洞里萨湖的产品满足了柬埔寨人大多数的需求供应,这也是洞里萨湖今天仍然能够维持100万人生计的重要原因。 

很多当地人都是居住在洞里萨湖的湖面上的,他们的住房用木头建筑在水面上,可以随水面的变化移动,当洞里萨湖涨水的时候,它们的住房也能随着水面的变化而移动到更广阔的湖面上。今天当人们来到洞里萨湖边,仍然可以看见大量的水上住房,可以乘坐旅游船前去访问这些水上人家。他们一年四季都居住在水面上,依靠洞里萨湖捕鱼为生,洞里萨湖成为了他们最重要的生活环境,甚至7、8岁的小孩子都可以在水中自由玩耍。随着人们收入的提高,水面上的居民生活还是有一定改善的,尤其是一些能够依靠旅游业的居民的生活变化很大,有了电视机、录音机、电动船等。但是由于今天自然生态环境的变化,水产品产量的减少,渔业生产的收入的并没有明显的提高,很多年轻人都已经离开了水面到其他城市做工,古老的捕鱼业和能够维持多久,这确实应成为一个问号。但是如果捕鱼业不能够得到维持,那么这里百万人的生计又如何解决?在洞里萨湖生活的不仅有柬埔寨人,还有大量在过去战争中来到这里的越南人,他们今天的身份仍然是难民。 

洞里萨湖,是湄公河生命不可替代的动力,包括自然的生命和人类的生命。从自然功能的角度来说,洞里萨湖作为湄公河流域上一个重要的生态系统组成部分,不仅关系到湄公河中下游河道及湄公河三角洲的安全,同时也关系到洞里萨湖自身的生态系统完全。洞里萨湖上游水量如果受到控制,洞里萨湖就不再有了每年的季节性泛滥,那么不仅整个流域的自然生态要受到改变,流域千万人的生计都要受到影响。因此洞里萨湖的生态系统和自然泛滥的规律的必须得到尊重。 

  

九龙江--湄公河三角洲的舞者 

湄公河从柬埔寨向偏西南流入越南南部,进入了广阔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区。在这里,湄公河已经成为一条宽阔的大江,在湄公河的主要河道之上,可以看到千吨级船舶来往。由于地势平坦,湄公河在流入大海之前分成九条支流,蜿蜒流淌在湄公河三角洲平坦的大地上,犹如九条舞动的巨龙,因此湄公河被当地人称为九龙江。这也许也是老天爷的造化,在湄公河进入大海之前让它更多地造福人类,倚仗着九条支流,湄公河三角洲有了更广泛的水供给,形成了更广大的水道网络,不仅使交通更加便捷,也使更广阔的土地得到了灌溉,农业得到发展,造就了湄公河三角洲的富裕和文明。如果没有湄公河入海之前形成的九大支流,仅仅是一条大江流入大海,那么就没有今天的广阔的湄公河三角洲,也就没有三角洲的文明与繁荣。 

湄公河三角洲孕育了当地的农业文明,使三角洲成为东南亚最大的水稻生产地,同时也孕育了城市文明。胡志明市过去称为西贡,是湄公河三角洲上最大的城市,也是越南最大的城市,拥有近1000万人口。依托湄公河三角洲的地理优势,胡志明市自古以来拥有便捷的水上和陆上交通,拥有发展农业之外的其他产业的优势,尤其是在古代,作为一个大城市的发展过程中,湄公河三角洲所起的依托作用更为巨大,发达的水稻种植业带来了了丰厚的收成,使这座城市的人口能够不断增长,城市产业也不断得到发展。今天的胡志明市是越南经济最发达的城市,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是名副其实的东方巴黎, 而湄公河对胡志明市来说也是真正的母亲河。 

今天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区依赖于湄公河水的灌溉,是越南乃至东南亚最重要的水稻产地。在这里大约有2600万公顷土地用于农业生产,其中最主要的农产是水稻,产量接近越南全国总产量的50%,水稻的出口占全国总出口量的60%左右。今天的湄公河三角洲地区广阔的农村在九龙江的怀抱中,仍然是一种典型的传统风貌。在过去这里的水稻每年可以种植二季或三季,目前大多数种植一季,部分地区种植二季,这主要和市场有关系。走进湄公河不论哪一条支流的农村,平层的农房被不高的围墙围住,院子里面摆放着各种农具,房子后面一头水牛悠闲地吃着稻草。村子周围被绿油的水稻包围着,若是在水稻的收获季节,四周一遍金黄色,农民们在稻田中用传统的方法收割、打谷,更是多了几分诗情画意。越南南方的农村中,一个很典型的特点是干净整洁,每个家房前还有一个水池,水池中种着荷花等水生植物,在雨季可蓄水供平日使用并作为住宅的景观。